山洪背後隱藏著財團的利益,政府巧立名目的手段,二者官商勾結合作奪取天然資源。而虛偽政客既是濫伐森林背後的既得利益者,又是媒體鎂光燈下賑災的人民英雄。你說,這是不是很偉大?


【文/李健聰】

二〇二一年十二月十八日,全國多個州屬連續豪雨成災,全國一佰六十個縣當中有五十個成為澤國。其中,彭亨多年「蟬聯榜首」,再次成為水災的重災區。與過往不同的是,這一次的水災為文冬(Bentong)與加叻鎮(Karak)帶來了滿滿的樹桐,當地居民稱之為「樹桐海嘯」。

彭亨森林局第一個跳出來謄清,有關地區並沒有發現任何伐木活動,堆積在道路和橋梁的樹桐僅是垃圾殘余。但是,這個說法無法信服予人。關丹國會議員傅芝雅(Fuziah Salleh)調侃道,山洪切割的樹桐斷口整齊漂亮。更甚者,大馬生態組織(PEKA)主席莎莉法莎賓娜(Shariffa Sabrina Syed Akil)在質疑洪水與伐木事件的關聯後,竟然收到彭亨州政府發出的律師信,並且要求其針對相關的言論道歉並賠償一佰萬令吉。公眾的看法一致:如果沒有做錯,何需用法律恫嚇來堵住悠悠之口?

誠然,只要遵循嚴格的環保條規,永續地經營林業,絕對是合理合法的。彭亨州政府每年也都會通過森林局把一座又一座的森林外包給私人企業進行伐木工作。按理來說,承包商必須遵守條規,砍伐樹身大於某個尺寸的大樹,也必須為每個樹桐標簽,不得汙染河流,並且遵守國際標準。然而,伐木業往往坐落在人煙稀少的山區,進而導致當局執法困難,又或是舞弊濫權的問題大增。若非發生重大新聞事件,例如原住民的居住地遭到侵犯、附近的水源遭到污染、瀕臨滅絕的老虎因饑餓而到人類村莊覓食、山洪傾泄等,一般難以引起公眾的注意與警覺。

(來源:Berita Harian/NSTP/Roselan Ab Malek

消失中的森林

當然,由於過去二十年以來,林木急速驟減,伐木活動也越來越靠近人煙稠密之地。美律(Bilut)區州議員李政賢就曾於二〇二二年一月揭露,文冬森林保留地不止遭開發,伐木產生的噪音甚至影響到附近住宅花園的居民。

許多人一定感到好奇,彭亨州的伐木量到底有多大?根據筆者所質詢到的資料,在二〇一〇至二〇一四年,彭亨平均每年發包八萬三千四佰〇八英畝的地段供伐木用途,或相等於三個半吉隆坡大小。然而,這些伐木權都沒有通過公開招標。根據州議會質詢環節獲得的答復,州政府在上述年份平均每英畝獲得的收益僅一千〇二十令吉。所以,森林消失了,政府卻僅獲得微薄的收入,究竟獲利去了哪裡?

自我國獨立以來,彭亨年復一年地發包數以萬畝的森林,實際能夠流轉砍伐的土地已經所剩無幾。於是乎,涉及相關利益者想到了新方法,並稱為「森林園丘」(Ladang Hutan)。我們要了解這個新方法,首先必須先釐清「永久森林保留地」( Hutan Simpanan Kekal)。乍聽之下,這是一個讓人安心的字眼,然而,這些被納入憲報的森林不但不永久,也不一定是森林。如今坐落在彭亨的一佰六十萬英畝森林保留地當中,僅有六十六萬英畝是「保護性森林」,其餘的九十四萬畝都是「生產性森林」。「生產性森林」當中亦有土地用作別個用途,即「森林園丘開發計劃」(Program Pembangunan Ladang Hutan)。

二〇一二年至二〇二〇年,彭亨州政府共批準十八萬一千兩佰七十六英畝的森林園丘。美其名是種植可持續生產的橡木,以支持國家木材產業。然而,財團看準的大多是未開發之地。有別於持有伐木準證的諸多限製,財團在森林園丘可以不管樹木大小,完全進行清芭(暱稱為Cuci Mangkuk)。按理來說,財團需要重新種植橡木。實際上,其所需要重新種植的橡木僅有九千八佰一十二英畝,也就是不到5%,其餘的則是慘遭蹂躪的原始森林。過去十年,食髓知味的財團正是這樣一再重復作業來獲取暴利。

(來源:精彩大馬

當權者圖利財團

不止如此,財團還可以堂而皇之地在「森林園丘開發計劃」之下申請年利息僅3%的貸款,償還期高達20年。根據這份文件顯示,政府自二〇〇六至二〇二〇年,已經撥出十億八佰萬令吉的貸款予參與的財團,以便在十三萬公頃的森林保留地落實森林園丘計劃。這也難怪財團表面靜悄悄,但心裏樂滋滋。

在州憲法上闡明掌管林業的州政府,在此事上有何作為呢?答案是助紂為虐。根據彭亨二〇二〇年財政報告,州政府的主要收入來源分別是土地(四億一千一佰萬令吉)、伐木(一億二千九佰萬令吉)、礦業與沙石(九千四佰萬令吉)。這表示,僅來自伐木與礦業的收入就占了州政府總收入的26%。再者,彭亨的諸多子公司如PKNPPKPPMentiga等,甚至包括發放學生獎學金的彭亨基金會(Yayasan Pahang)都涉及伐木活動。所以,我們看見二〇二一年洪災後,森林局巧妙地答復「沒有發現非法伐木」也是理所當然的,因為森林園丘計劃早已經如貍貓換太子一般「合法」化了!

總的來說,山洪背後隱藏著財團的利益,政府巧立名目的手段,二者官商勾結合作奪取天然資源。而虛偽政客既是濫伐森林背後的既得利益者,又是媒體鎂光燈下賑災的人民英雄。你說,這是不是很偉大?

Recommended Posts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